杂谈:深夜烧烤摊

我勒个wolege.com

© 岛上十点

在北上广做游戏,十点下班是常态,所以别看天早就黑了,公司写字楼旁边依然灯红酒绿,卖水果的、摆烧烤摊的、做炒粉炒饭的流动商贩,早就占据好了位置,熙熙攘攘热闹非凡。

和同事开了一天会,讨论核心玩法头昏脑涨,却迟迟不见结果。

我心烦意乱间一看时间,22:00。

脑袋放空,行尸走肉般按下电梯,刷开门禁、走出自动门,冷风凛冽缩了缩脖子,两条腿自动走到了烧烤摊,拉了个红塑料凳坐下。

要了份炒方便面、几份脆肥瘦、牛蹄筋、掌中宝、娃娃菜,烤玉米,烤茄子加粉丝,然后拿出手机,玩了玩自己项目的DEMO包,看看能否借着冷风、提神醒脑后获得一丝灵感。

老板见状笑着说:“您这游戏,做的是SLG吧,核心战斗换成了ARPG,本质上还是个卡牌游戏。”

我看了看老板,点点头。

“要我说啊,放在前两年,你这做法还有新意,外围数值和系统直接照搬,再把核心的战斗玩法换一换,比如换成ACT、消除,放置挂机都可以,就连战棋今年不都做起来了吗?抖音上全是它的广告,买量这么凶LTV肯定高,接着再换个皮,什么三国、日式、和风古风如果有IP那是最好,准赚钱,唉但我看你这都不是啊?”

我还没缓过来,刹那间以为自己在上班。

“对,我们不是做换皮,咱们做的是原创IP,玩法也是自己设计的,所以也找不着竞品。”我转过了手机,示意给老板看看。灯光有点昏暗,照得老板油光满面。

“那可不行,兄弟你知道核心玩法要原创有多难吗?你看看多少年了,才出一个MOBA、一个吃鸡?玩法这东西别看它规则简单,但是精妙的很。前两天你们隔壁厂也有几位来吃串,对对对就坐你这个位置,他们就聪明的很。”老板说着说着有点兴奋,唾沫星子喷在烤碳上,火光却更盛了,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“怎么说,您给我讲讲。”我拉了拉凳子,靠近了些。

“玩法还是现成的好,STEAM上那么多些好游戏,什么绝地求生、黎明杀机、杀戮尖塔哪一个拿过来改改不是美得很,真让你来设计一个吃鸡玩法?你PPT写完最后只有一个人能胜利,还需要一百人匹配,别说上线、立项评审会你就过不了。真要设计出来上线,黄花菜都凉了,更何况,玩家根本也不懂。”

“玩家不懂?”

“当然不懂了!懂的那批人太难伺候,你们伺候他们,喝西北风啊?”老板将烤好的串摆在我的面前,热气腾腾,飘着孜然和熟肉的香味。“我当年创业的时候,就是吃了个这个血亏。”

我看待老板的眼神充满了诧异,没想到这个穿着围裙、顶着光头脑袋、深夜开烧烤摊的中年人,也是游戏圈子的前辈。

老板不好意思地用围兜擦了擦手:“我之前也是出来创业嘛,做手游,项目也有四五十人,这还不算美术外包,开公司有豪气有情怀,总不能上来就换皮吧?结果后来玩法一直不满意,拖着拖着没钱了,只好硬着头皮跑通流程,上了IOS,跟安卓渠道就更没法聊了,人家压根就看不上,上了IOS也没动静,没多久就只好散伙了,后来只好去搞搞棋牌。”

老板把烤玉米递给我手中,摸出一支烟来坐在旁边,深吸了一口,吐出了一团雾气:“买了套棋牌的源码改了改,做房卡模式嘛,你也知道,有点灰色地带,本想搞点钱东山再起,没想到去年查得严,风声紧,有的做得大的同行都被抓了关在河南,我就金盆洗手了。今年行情也不好,正经游戏版号都不发了,我就寻思我先摆个烧烤摊,你还别说,资本是真的冷冽,最近娃娃菜卖的好,羊肉串备的都少了,小白领也舍不得花钱,房贷要还嘛。”

“怎么就想起摆烧烤摊了?回游戏公司,找份工作打工也可以吧。”我啃着玉米,把烧烤也推在老板的面前,老板从脚边拿起几罐啤酒,摆在桌上抽着烟吃着串喝着小酒,然后摆了摆手。

“你不懂,我都快36了,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心态变了,真要回游戏行业上班,人家也不敢要啊,都是小年轻。不过我打算研究研究H5小游戏,第一步就是从烧烤摊搞起。你可别小看,我分析了周围的写字楼和小区,打算走小DAU高LTV精细化运营,所有的伟大,都是从渺小开始嘛。”我虽然疑惑,但是不敢出声,装作听懂了点点头,继续等烧烤摊老板发话。

而老板好似看透了我的心事:“做H5小游戏面向的用户,可能原本就根本不是游戏玩家,所以要先摸清楚人群,这和我做烧烤生意是一样的,第一步先要观察用户,而这批玩家怎么观察?你看看后面这个小区,每天来撸串的近百人吧,男女老少什么用户都有,都是我观察的样本,我把他们按年龄和性别分为实验组和对照组,看他们玩什么聊什么,做烧烤和做游戏其实就是做服务,这两件事不懂用户怎么行?策划要有游戏化思维嘛。”

我目瞪口呆地听着。

“所以我觉得做烧烤和做小游戏是有共性的,做个小游戏,成本也就几万,周期也就不到一个月,手游可是要几千万做一两年,打法就完全不一样。手游万一完蛋,公司几十号人一家老小怎么办?”

说着说着烧烤老板的声音慢慢变低,靠近我耳边:“其实我打听了打听了几个同行,算了算ROI,按我说,小游戏才是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。这批玩家以前根本就不是游戏玩家,又无需版号,你们这些做策划的,根本就不懂其中的玩法,所以也常常被大厂和资本忽略。”

老板的眼神了放着光,我却哑口无言,老板瞥了我一眼:不过啊,我还是打算做烧烤摊,挣的不比策划少,生活也挺美,过日子嘛。”

我正觉说的也有道理,此时烧烤已经逐渐冷去,冷风又吹醒了我。我也不忍打扰老板的兴致,起身掏出微信扫了扫老板的二维码,准备付款之际,没想到弹出的竟然不是付款界面,而是添加微信好友。

老板把烟一熄,站起来回到了烧烤架前,只留下了背影开始了下一单生意:“我做烧烤不为了赚钱,只是交个朋友嘛。”

虽然DEMO的玩法依旧一团乱麻,但是我却一扫疲惫打起了精神,看着烧烤摊老板的影子也愈发的伟岸了起来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lu福利 » 杂谈:深夜烧烤摊

赞 (8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